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豆腐西施

[复制链接]
西风 发表于 2016-3-2 13: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西风 于 2016-3-2 13:48 编辑

       “哪买豆呼(腐),卖豆呼(腐)的来咧!”

       每天早上在街上放录音叫卖的被人们称为豆腐西施,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俊媳妇。当年西施由东北嫁过来,一张瘦削的瓜子脸,大眼睛,两条又黑又粗的长辫子,再加上窈窕的身段儿,一下儿成了村里大闺女、小媳妇羡慕嫉妒恨的焦点,也成了男人们街谈巷议的核心。可时间一长,豆腐西施生过一个女儿米米以后,心细的女人们发现,在她白皙光滑的脸蛋儿上,居然生出一层细碎的雀斑。虽然这雀斑看起来并不明显,而且巧妙地用护肤霜遮着了,不仔细看也着实看不出来,可这一发现已经让她们大喜过望了,这样以来,她们似乎就有了一种心理平衡,西施的美至少在她们各自的小心眼儿里不同程度的打了折扣。

       其实西施的原名叫申鸿艳,进了婆家,干上做豆腐的生意后人们才开始戏称她为西施的,不过都是在背后,当着她的面儿也都是叫她鸿艳或着米米妈。

       西施婆家姓马,三代祖传做豆腐。上一辈不说,到了这一辈,老大外出打拼一去不返,婆婆早逝,豆腐坊自然由老公公和二哥两个人挑起重担。老公公当年做过武警,能飞檐走壁,身手不凡,复员返乡后接续了马家祖传手艺。可怜的是二哥。二哥长得倒也是一表人才,但因年轻时由生产队派送常年在外给大黑汀看水库,阴差阳错的没能说上媳妇儿。后来水库的工程完工才回到老家,好在家里有老爷子做豆腐的生意,也就顺理成章地投入,一干就是十几年。到她嫁过来的时候,农村已实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户可以独自经营责任田,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生意和买卖。马家人心花怒放,放开了手脚,马家豆腐更是越做越好,方圆十里八村的,一提起马家豆腐,没有一个不竖大拇指的。真是对着窗户吹喇叭——鸣(名)声在外。

       本来老公公是有意要把马家豆腐的手艺传给西施的丈夫老三的,只是老三先是当兵,后来复员转业在京东水暖管件厂上班,有正式工作。老三若是在工作之余给豆腐坊打打下手儿到还可以,但若要他辞掉工作来家里做豆腐,似乎就有点儿得不偿失,所以老公公也觉得不现实,也就不再提及,不再打老三的“单子”。何况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老三和别人一起抬一块三百多斤重的铁板,仗着年轻气盛,大铁杠子上肩硬撑,当时就憋红了脸,心突突跳,气喘得像拉风匣一般。后来铁板是被抬走了,可他却因贪重过(读guo)力而患了心脏病,本来匀称结实的身板儿突然发胖,双腿痃肿,不得已年纪轻轻就提前办了病休。家里外头体力活儿算是指望不上他了。而到了年终岁尾、春夏之交,马家卖豆腐的生意格外红火,活计太多,人手儿自然不够用。老公公有时吆喝西施来豆腐坊帮忙,或者让她出去卖上一两回豆腐,西施总是痛痛快快地答应,一来二去的,豆腐坊里就多了一个秀发挽起、身穿小红袄的忙碌的身影,一早一晚,邻近的村庄街巷里也不时传来“哪买豆呼(腐)卖豆呼(腐)地来咧”的略带东北口音的清脆女高音。

       “哈,是申鸿艳,马家的三儿媳妇儿,卖豆腐咧,豆腐嫩,人长得也忒好,啧啧!真真儿的算得上豆腐西施啊!”人们笑谈着。

       不知从哪天起,西施真正进入了角色。先是和公公、二哥一起商量着换掉了祖辈传下来的石碾子、蒙着眼睛转圈拉磨的驴儿,换成了一合电闸就能自动磨浆的电磨,效率大增。接着她戴好卫生帽儿、身穿白围裙卖开了豆腐。她把公公骑了一辈子的人力三轮车藏到院墙旮旯,换成了崭新的电动三轮车。她不再像公公那样敲着过去唱皮影戏时的梆子“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的敲出唱戏一样的点子,而是直接淘汰,找人给自己录了音,用小喇叭循环播放,小声音儿脆生、清亮,传得那叫一个远!她略带东北腔儿的清脆嗓音替代了公公的老梆子,马家豆腐却越来越好卖、生意越来越兴隆。

       公公没承想自己的三儿媳这么能干,逢人便说是哪辈子修来的福。

       做豆腐一般要经过泡豆儿、磨浆、煮浆、冷却、点脂、成型六道工序,冬天,光泡豆就得一天一宿,直到泡好的豆子豆瓣饱满、裂开一线。第二道工序磨浆,要经过粗磨、细磨、冲浆三个步骤。其余的煮浆、冷却、点脂、压制成型。每个环节都有很多的说辞和讲究,而西施总是不怕脏不怕累,一干就是一整天。水汽氤氲的豆腐坊里,打浆机在隆隆隆不停地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汗珠在西施俊俏的脸蛋上滚动,汗湿的短红衫紧贴住她的脊背和胸脯,更加凸显出她少妇的丰韵和性感。三十几岁,徐娘半老,正是女人最成熟的年龄。她有时会羞红了脸,孩子气似的独自躲在房间里轻轻地拍打着高耸的乳峰说着讨厌讨厌讨厌,想啥呢想啥呢!她渴望丈夫的拥抱、亲吻,渴望享受女人应得的一切。可自从丈夫得了心病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那种正常的夫妻生活,她只能空守一房,而且整天担惊受怕,怕丈夫哪天忽然犯病。她把早已备好的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俗称“小炮弹儿”)装在丈夫的兜里,自己又多备了一份儿放在平常伸手就能抅到的地方。除此之外又有啥更好的办法呢!她叹息自己的命不好,常常对着镜子顾影自怜,却走不出现实命运的怪圈和阴影。

       有时候自己的身子被汗湿的衣服紧紧裹住,西施也会被自己无法掩饰的美惊呆。但她发现,每一次,老公公和二哥都在专注的干着自己手头的活计,从未向她这边窥探哪怕斜视过一回。既然如此,还多想啥呀,只有安心多干活才是正理儿。

       可惜这样的日子并未能维持很久。一天夜里,西施和丈夫说话儿到很晚,好不容易睡着。睡梦中,西施和丈夫忽然被院外一声沉闷的“轰”响惊醒了。夜深人静、响声瘆人,就连全村的狗都先近后远的一起狂吠,再看丈夫,已经旧病复发、口吐白沫。她慌忙给他用了一只“小炮弹儿”,又给他服用了10粒救心丸,可惜都没有用,他还是狠心地离开了。

       事后才知道,这是一伙儿偷电信电缆的贼干的。他们打算开着车,用“压力钳”从电杆上剪断几百米碗口粗细的光缆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据说那些光缆能值三万块。不想光缆过长、过重,一人踩着脚扣子上到杆子上刚一掐断,电缆就倏地滑落地面,发出闷响。

       谁知道这场意外之灾竟然让丈夫躺着中了枪。

       公公也因伤心儿子的早逝一病不起。西施每天以泪洗面,明显憔悴。

       可日子总得过下去。丈夫百天之后,人们发现她又强打起精神,卖开了豆腐。

       公公卧床之后,院子里一下子清净了许多。

       每天,她和二哥各自默默地干着。她发现这些日子二哥也有点反常,走近她身边时会偷偷地看她,可等她一抬头,他的眼光就会像做贼一样迅速地闪避。

       她知道二哥深沉,深沉得像《红高粱》里那个被大奶奶看上并和大奶奶私通的罗汉,她觉得这不能说是谁的错,再深沉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那年夏天,她光着身子洗澡,不巧一阵风过,掀掉洗澡间的门帘,让正在院里干活的二哥看了个正着,她隔着水帘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惊恐地用双臂遮挡鼓突突的双乳,可没等她喊出声来,就见二哥没事儿似的轻咳一声,转身离去。

       如今二哥还是跟公公住在一起,在最西的那间屋,而她一人独住东面的三间。闺女米米读的是美术特长,高中毕业,考上了湖南的一所三本学校。本来她是不愿意让米米念三本的。因为她早就听人说读三本的学费高,一学期就得一万五千多,还不算其他费用。本来高考分数下来时,她找了村里报志愿有经验的人,为米米在本省范围选定了十所好的专科学校。专科学校一般两年毕业,读书周期短,出来就能找工作。可米米不知受谁撺掇,哭哭啼啼非要上那湖南三本不可。拗不过米米,那就去呗!说啥也得供啊!米米入了学才知道这三本学校水呀电费呀啥的都是自己掏钱,每半年学校还要组织一次外出写生,或去西双版纳、或去呼伦贝尔草原,每次都得花掉四千元,可后悔又有啥用。这样一来,她的负担明显重了。让她郁闷的是,米米生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大手大脚惯了,以为家里有买卖,钱来得冲,从不懂得节俭。一次她上厕所花两千多元买的苹果手机不小心掉入粪坑,找人捞出来后就不用了,后来又交了男朋友。男朋友家有钱会哄她,给她了四千块钱,米米又向她要了两千卖了一部新苹果手机。现在的孩子有几个体谅父亲或母亲的不易和辛苦!

       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她看电视到很晚,洗过脚后张哇流泪的困意上来,打算一会儿出去插上门,上炕睡觉。忽听过道屋有脚步声传来。

       她问:“谁呀?”

       “我,二哥!你没歇着吧?”

       “没有!有事儿吗,二哥?”

       “嗯呐!”二哥应声推门进来,西施让他坐炕上,他似乎没有听到,只是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接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匝人民币“这是一万六,给米米当学费吧!别发愁,钱不够二哥还有……”。

       再后来公公去世,只有她和二哥住在豆腐坊同一个院子。她给二哥做饭一起吃,她们一块儿做豆腐。除了偶尔在夏天因为穿得少或者洗洗涮涮免不了春光乍现或去解手时不巧撞见让彼此略显尴尬之外,一直相安无事。

       不知咋地二哥的话明显少了。春天,二哥忽然说上面有了农村危房改造项目,他打算自己先垫上钱,在老宅重新翻盖两间新房,说盖好了就搬过去住。西施没有阻止。爱搬出去就搬出去吧,免得大伯伯兄弟媳妇的守在一起,就算彼此清白,也免不了让人猜疑。只是二哥说归说,等两间新房盖好了也不再提搬出去。

       开始有人上门给西施提亲了。先是小商贩、个体老板,接着是在职干部、包工头。西施总是嘻嘻哈哈的看上去很快乐也很满足,但往往跟人家相处一段儿时间就不了了之。

      不过,在她颀长的颈项上不时会多一副珍珠的或纯金的项链。村里好事儿的姐妹打趣的问她是谁送的,她毫不掩饰地笑着说是某某男朋友,不过早已不处了。

           “ 弟妹,不处了为啥不把东西还给人家?” 一次,一向沉默寡言的二哥借着酒劲儿冷不丁冒出一句。

           “人家说送我的,留个纪念!其实我也没打算要啊!咯咯!”看着二哥脸红脖子粗的窘样儿,她笑出了声。

       一晃七年过去,她那光滑、白皙的脸颊上也有了风刀霜剑的痕迹。不过她与二哥的配合却越来越默契,比如把经过三次细磨后的浆子点“卤”时,他们一个小火加热、缓慢搅动浆体,掌握温度在8590度之间,一个一点点地、一点点地加入适量的卤水或白醋,直到有清水分离,最后冷凝、压制成型。一个回合完成下来,简直是出自一人之手,有时做完活计,他们还会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汗水,彼此望望,会心地一笑。

        “弟妹,跟你说个事儿!”二哥轻咳一声,抿抿黑黑的胡茬儿,煞有介事。

           “啥事儿?”

        “听说你最近处了位包工头?人挺不错的吧?”

        “嗯呐,人是不错,他有一幢单元楼,手里又有钱。这一年多是没少往咱这里跑,我有了事儿只要一个电话他就到,买啥,一句话!咯咯。他说要跟我结婚,看起来也是真心的。”

        “那你……”二哥欲言又止。

        “是啊,我也矛盾。他常常约我去他的单元楼,我拗不过他,去就去,毕竟不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咧,还怕啥!可时间长了他又说我耍戏他,不真心跟他结婚!我没有耍戏他啊!我甚至都……可我要是真的嫁出去了家里咋办?”西施说着说着,忽然落下泪来,“我不能扔下咱的豆腐坊啊,还有米米,还有、还有……”

         “那咋办,你总不能这么空耗下去吧?都四十好几咧!”

        “我心里有数儿!明天,我就去找包工头说,跟他摊牌!说我心里有人了!”她沉吟了一会儿,忽然狠狠地迸出一句,继尔狡黠地撇一眼嗔目结舌的二哥,脸上莫名现出一层淡淡的红晕,“哎,这事儿,你先别跟别人说知道吗,啊?!咯咯咯咯”。

        二哥望着西施娇羞离去的背影,心里终于明白了一切。他憨憨地笑了。
          “哪买豆呼(腐),卖豆呼(腐)的来咧!”早上,晨雾刚刚退去,街上又传来西施略带东北口音的清脆女高音。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3-2 15: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媳嫁大伯子,这样的结局不错,如果让她嫁一个包工头或一个其他人,就与她的人格格格不入了,我觉得这样的结尾很是符合人物特点的。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6-3-2 15: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3-2 15:21
弟媳嫁大伯子,这样的结局不错,如果让她嫁一个包工头或一个其他人,就与她的人格格格不入了,我觉得这样的 ...

哈,这么快就回复了啊呵呵呵呵,感谢了!!
鱼者_LXDa4 发表于 2016-3-2 18: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6-3-3 09: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鱼者_LXDa4 发表于 2016-3-2 18:35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呵呵呵,谢老兄捧场!!{:773_392:}
田园围场 发表于 2016-3-27 20: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时代这样爱吃苦的女人不多。[s:721]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6-3-28 14: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园围场 发表于 2016-3-27 20:18
这个时代这样爱吃苦的女人不多。

不过也有不是。谢小妹!
叶开1988 发表于 2017-2-11 15: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s:63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7-2-13 09: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朋友来读。我还以为不会有人再看了尼嘎嘎
ltmeng001 发表于 2017-2-15 0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位善良人啊。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7-2-23 10: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ltmeng001 发表于 2017-2-15 00:26
楼主是位善良人啊。

何以见得呀?[s:634]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7-4-18 10: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朋友雅临[s:646]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8-5-28 12: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了一遍,敝帚自珍。
ltcn 发表于 2018-11-15 11: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西风 发表于 2019-2-25 13: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投稿到唐山文学也石沉大海,人家也不敢用嘎嘎
鱼者zzb 发表于 2019-6-16 07: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风 发表于 2019-2-25 13:09
这篇小说投稿到唐山文学也石沉大海,人家也不敢用嘎嘎

期待你的新作
ltcn 发表于 2019-8-7 16: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老兄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