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开启左侧

第62期:我从滦河抗日前线走来(口述/赵大民,整理/姜桂荣)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7-31 09: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从滦河抗日前线走来
口述/赵大民,整理/姜桂荣

  赵大民(1926年—2015年),1944年参加革命,加入河北省乐亭县救国会“七月剧社”,开始从事文艺工作,并创作了大量反映现实生活的艺术作品。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天津市政协委员、天津戏剧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天津诗词楹联学会顾问、天津李叔同研究会常务理事等,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赵大民在70多年戏剧创作生涯中,创作成果丰硕,佳作不断,话剧剧本《把一切献给党》《飞雪迎春》《觉悟》《唐明皇与杨贵妃》等,上演后引起轰动。他改编并导演的话剧《钗头凤》,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与观众见面,长演不衰直至今日,成为天津人民艺术剧院的经典保留剧目。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为了团结抗日,话剧艺术家们提出了“国防戏剧”的口号,广泛开展抗战戏剧演出活动,使这一时期的中国话剧出现了空前大发展,开展了抗日宣传活动,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起到了有力的鼓舞作用。
  我1926年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一个满族的耕读之家,在昌黎县汇文中学读书的时候接触了话剧。1943年暑假,为了欢送高年级毕业同学,学校组织游艺联欢会。我便在老师指导下,编导了一部话剧叫《一点线索》。我于1944年八月经考试被录取为抗日小学教员,后来扛鼎起抗日小学校长的重任。
  以笔做枪的抗战之路
  1944年抗战已近尾声,日本法西斯在做垂死挣扎。那时我家乡已开辟了抗日地区,成立了“昌乐(昌黎、乐亭)联合县”抗日政权,县委成立了知识界救国会(简称“知救会”),在其领导下又成立了“七月剧社”。我参加了“知救会”和“七月剧社”。
  那年秋天,为争取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中共党组织把民众文化教育作为巩固和发展抗日游击根据地的一项重要内容,提上日程。昌乐联合县委、县政府按照9月11日冀热边行署《关于开展冬学工作的指示》,号召抗日游击根据地各村建立冬学委员会,开办冬学民校,组织群众利用农闲参加冬学活动。因此,我一面教书,一面参加《七月剧社》的编剧、演剧活动。我们抗日小学朝会和行进中演唱的歌曲相当雄壮,对小学生们也是一种坚决抗日的启蒙教育。孩子们唱得特别起劲儿:“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出人出力上战场,万众一心联合起来,日本强盗难逞强。”
  当时的“知救会”主要负责人付敏之,原名叫侯辅廷,是李大钊女儿李炎华的丈夫,曾在1938年冀东抗日暴动中,任抗日联军第十总队第一大队政治主任。1945年5月海滨剧社在何新庄成立后,任“海滨剧社”负责人,写得一手好文章。与他同时任职的朱燕,原名石仙舟,乐亭县人,县知救会组织部副部长,在此期间与人共同创办了中共昌乐县委第一支抗日文艺团体“七月剧社”,主要负责编辑该团体的内部文艺刊物《七月》。他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流浪东北,“九一八”事变后愤然返乡从教,在家乡以艺术为武器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朱燕后来是我的直接上级领导,1947年,冀东13地委成立“路南文工团”时,他任团长,我被调来任文美队长。后来,我们一直合作。
  我在学校里,坚决抵制日伪教育,除了教授孩子们一些语文、数学、自然等基础知识,更重要的是唤起他们的民族意识,宣传中华民族团结起来,打倒日本侵略者。就在这一年冬季,为配合根据地的锄奸运动,编写了独幕剧《不争气的儿子》,由“七月剧社”演出。此剧在路南地区演出多场,这是我编写的第一部抗日题材的话剧。
  滦河是道抗日屏障
  滦河水哺育了我的童年。在抗日战争时期,滦河又成了保卫根据地的一道屏障,我居住的村庄旧属昌黎县(现属乐亭县),县城里的日军小林部队经常到这一带扫荡,但他们只能停留在对岸的赤崖镇,不敢轻易过河,因为他们在河水里吃过一次大亏。
  那是在1943年的晚秋,青纱帐还没有完全被砍倒,日本兵为追剿我军一支部队,一直追到滦河东岸,却不见八路军的人影。敌人便要过河追剿,见到河边有闲置的渡船,却找不到船工,只好自己撑船。船到河心,中了我军的诱敌之计,被我埋伏在丛林和沙丘边的冀东第48团和县大队双线火力夹击,打得鬼子人仰船翻,慌乱中,有的被打死,有的落水淹死,死伤无数。
  敌军疯狂地报复,调动了大部队进行屠村。这年的冬季,他们利用枯水期,从新集渡河,包围了会里镇。那天正是集日,赶集的百姓很多,鬼子举着枪,把沿街的百姓和店铺的伙计,一律赶到镇东的一片洼地里。四面架起机关枪,搜查八路军。其实我军早已闻讯转移。敌人在被围的百姓里逐个检查所谓“良民证”,同时看你的双手,如果手上没有老茧,就有八路军的嫌疑。敌人的这种方法,使得许多无辜的百姓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我愤慨地记下了这一事件,后来根据这一惨案编写一部小歌剧,叫《忘不了》(又名《村头》),由路南文工团排练演出,控诉日寇的血腥罪行,同时记下了冀东人民抗日战争中这一难忘的日子。
  1944年9月中旬,昌乐县“知救会”在传授文化的同时,突出时事政治教育,为了强化教育效果,还编写了通俗易懂、合辙押韵的教材。
  “七月剧社”指导员付敏之曾经以高昂的革命激情创作了短诗《母亲摇篮曲》,发表在县知救会创办的文艺刊物《七月》上。之后,他请朱燕为《母亲摇篮曲》谱曲。朱燕看了歌词后,被这熟悉的感人场面所打动,当即答应为之配曲,并自此酝酿着。在一次斗争中触发了创作灵感,终于完成了《母亲摇篮曲》曲谱,并最后将歌曲定名为《滦河谣》。
  “滦河的水哗啦啦啦啦。娘的孩儿快长大,跟着共产党,抗战别顾家。日本强盗逞凶狂,妈妈给你做支枪。拿着这支枪,打鬼子别想娘。皎洁的月亮上树梢,娘的孩儿快睡觉,妈妈就要去,上冬学。”
  这首歌曲以浓郁的地方韵味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喜爱,随后还被编创成舞蹈配曲。它曾广泛流传于渤海滩头、滦河两岸,至今许多耄耋老人仍会哼唱,成为冀东人民抗战史上珍贵的声音记录。
  剧是一腔血 极雪民族恨
  1945年抗战胜利,我兴奋所致,连夜创作出独幕剧《胜利进行曲》,欢庆人民战胜日本法西斯的伟大胜利,由“七月剧社”演出。
  我们赵氏家族也算是英烈之家,许多人都参加了抗战,我的亲姐姐是从抗战时期参加革命,后来随部队到了东北。如今我们赵氏祠堂挂着两块烈士牌匾,一个是牺牲于抗日战场的赵荣富,一个是牺牲于解放战争的赵荣柱。他两人都是我的亲侄子,尤其赵荣富,虽说我们是叔侄关系,但是情同手足。我们只是相隔一岁,小时候形影不离,是一个锅里吃饭,一只瓢里喝水,还经常结伴去滦河“洗澡”。后来一同走上抗日的道路,他从戎我提笔,并且相约抗战胜利后一同建设家乡。他参军是冀东军分区48团的一名战士,在抗击日本鬼子的潘家峪战役中英勇牺牲了。这让我家仇国恨又添了一笔血债。当军区领导送来“烈士光荣榜”时,我们虽然心内悲伤,但是又感到非常骄傲。怀着浓烈的叔侄情并对烈士的敬意,后来我和我的妻子李郁文曾经到他战斗过的盘山碑林寻找过,我们一个一个墓地仔细看过,但是没有找到刻有他名字的墓碑。“不见旧时人,波头逐浪痕。”青山到处埋忠骨。荣富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他与青山同在,与芳草共栖。其实,我们已经找到了,他就在我们的心里,永远在我的心里,在中国人民的心里。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1948年后,我跟随队伍冒着敌人的阵阵空袭,徒步三天三夜到达唐山;1953年3月从秦皇岛文工团调入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分话剧、歌舞两团),任话剧团办公室主任、副团长、党支部书记、天津市文化局党委委员等职务。天津人民艺术剧院的前身,是创建于1938年抗日战争初期的华北群众剧社。在战争年代,华北群众剧社的足迹就已遍布太行山麓、滹沱河畔。这支有着光荣传统的文艺队伍,为日后天津人艺的建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959年根据特长和本人要求,转为专业创作人员,主要从事编剧和导演工作。多年来共编、导戏剧30余部。
  特别是在文革中我还是“牛鬼蛇神”没有平反的时候,1973年我从下放劳改的农村,调到天津市的《芦花淀》剧组,与孙犁、王林、谢国祥等人去河北的白洋淀、江苏里下河地区深入生活。那里有当初活跃在白洋淀上的抗日武装——人称“水上飞将军”的雁翎队,让我又回忆起那些战斗岁月,正如唱腔里所写“十五年前血泪仇又烧我心”,激起创作热望。1975年创作组因种种原因解散,但是我那燃起的抗战热情如熊熊烈火,不能自已。于是,我独自执笔完成现代京剧《芦花淀》,成为天津的样板戏,被天津京剧院首演。随后,山东、重庆、云南、黑龙江等地也纷纷上演,有许多院团移植为地方戏演出。1976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成戏剧艺术片,放映全国。“淀上飞兵志雁翎,来如闪电去如风……抗日英雄留后语,雁翎气象万年传。”
  我创作的一些剧目,都投入了强烈的民族情感,譬如《茂陵封侯》是颂扬苏武爱国主义和坚贞不屈的民族精神;《铁肩担道》是歌颂我们家乡的英烈李大钊;《钗头凤》虽然重笔描写了陆唐的爱情悲剧,更是表达了陆游的忧国忧民情怀……也算是向古人先辈交出了一份缅怀的答卷吧。  
  (姜桂荣:天津《政协之友》执行编辑)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