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1 2 3 4 5 6
开启左侧

沧桑老槐|赵连城|载满乡愁的村庄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7-8-12 16: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沧桑老槐
赵连城

乡土上,很多村庄的村头或街道上,都伫立着一棵老槐树。这些老槐树或树枝虬扎苍劲,或树干伤痕累累,大都有几抱粗。它们有的树身上,裂开了很大的洞;有的部分树枝已经干枯,只有半个树冠吐出新绿,展示着生命的顽强。这些老槐树,大多在一个个村落里,生长了几百年的时间,树干里的年轮,几乎和村庄的年龄一样大小。而村里人也视老槐树为长者,他们爱护老槐树,尊敬老槐树,甚至是崇拜老槐树。

家乡人为什么喜欢这样一棵老槐树呢?因为它那歪歪扭扭的身影里,寄托着一个梦牵魂绕的思念,纠缠着一个难以割舍的情结。那一环环年轮里,记录着一个个心酸的故事。

乡土商周时属孤竹国,秦为辽西郡,汉唐之时属马城县,金天会初年(公元1123年)置乐亭县。也就是说,在乡土上建县的不是大汉刘氏,也不是盛唐李家,而是善胡服骑射的匈奴后裔完颜氏。

公元1123年,在历史的节点上,统治中原的是大宋王朝。乡土地处胡汉交界之地,建县之后,先是宋金交战的金戈铁马你来我往,后是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纵横驰骋,再是朱家叔侄同室操戈的刀光剑影。几百年间,一片土地在马蹄的反复蹂躏下,充满了血腥和杀戮,致使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史志记载:“至明初,因连年战乱,邑内土地荒芜,百里少见人烟”。

乡土上人烟稠密起来,始于明王朝统一天下后,洪武、永乐年间的大规模移民。《乐亭地名资料志》记有这片土地上,村庄的建村时间。粗略统计了一下,今日县内村庄,百分之九十以上建于明代,先民多为移民而来。

那时候的移民,远没有今天的人性化。口口相传的说法是,奉旨征召来的移民,集结在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后,由拿了刀枪的士兵押解上路的,有的还扛了枷、戴了镣。过来,乡间有老人看京剧《苏三起解》,听苏三带了手铐唱:“苏三离开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上,过往君子听我言。哪一位要到南京去,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命已丧,来日里做犬马来当报偿。”常唏嘘不已,说先人就是这个样子,离开家乡那片故土的。

陌生的土地,艰辛的生活,无疑会遇到各种困难和不适应。这些迁徙而来的移民,自然要思念远方的故土,思念那一片埋着祖先坟茔和自己胎衣的地方,思念那不管是甘甜还是苦涩的井水,还有村头的小桥、村外坡梁上生长的一草一木。然而,时间久了,一代代人走了,后来者忘记了家乡在哪里,只记得上辈人,在临死前回光返照之际,讲过的一句话:先人是从洪洞县大槐树下,出发来到这里的。

于是,有人在门前栽下了一棵小槐树。
于是,一棵棵小槐树长成了老槐树。

儿时,村子的街道上就立着一棵老槐树。这棵老槐树不是村里树木中最高的,却是最粗的,要我们两三个人手拉了手才能抱过来。没有谁说得出,老槐树是何人、何时栽下的,也没有人知道,它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只是听村里一把白胡子的老人讲:爷爷的爷爷听爷爷说,他们小时候,老槐树就是这个样子!

老槐树夏天投下一片阴凉,冬天抵挡着风雪,村里人一年四季都喜欢聚拢在树下来歇凉,来避风雨,来拉家常。以至树身被人们夏天的光膀子,冬天的老棉袄,和我们的攀爬蹭得光光滑滑。

孩子们喜欢来这里玩,除了可以在老槐树上逮唧唧、套老哇哇、捉花老牛和猴螂外,还有就是五爷,常坐在老槐树下用石碑架起的石凳上讲故事。五爷做过私塾先生,家里有几本线装书,会讲杨家将、呼延庆打擂等故事,是村里上年岁人中学问最高的。

入夏后,老槐树会开出米黄色的碎花。家乡土生土长的树木,开花的只有槐树和榆树。榆树的花叫榆钱,像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纸钱,有股甜味,能吃。开花时,我们常爬到树上去撸榆钱,母亲还会用它拌上苞米面和豆面蒸榆钱疙瘩饭。槐树花闻起来香,却有股苦味,不能吃。但槐花可以酿蜜,开花时节,有放蜂人拉来一箱箱蜜蜂,在村头搭起简易窝棚来放蜂。

蜜蜂采完蜜,槐花就谢了,一个个苞米破米样的花瓣飘飘摇摇落下来,如下槐花雨,把地面铺得一层白。后来,有了一种新槐树,树干笔直,生长得也快,开一串串白色花穗,比老槐树花朵大很多,人们叫它“洋槐”,或者“刺槐”。与之相对应,老槐树也有了名字,被叫做 “土槐”,或者“笨槐”。后来知道,它的学名叫“国槐”。
“洋槐”虽然长得快,花开得大,因为树身上生着一根根硬刺,不能攀爬,人们还是喜欢老槐树。

老槐树上的叶子茂盛起来后,树冠把原来透过树枝缝隙斑斑驳驳洒下来的日头碎屑全部遮挡住,如同撑起了一把巨大阳伞,在炎热的夏日来临前,给村里人带来一片荫凉。

后来,在电视剧里看到:皇帝出行时,会有一把阳伞遮在头顶上。那阳伞的名字叫华盖,它让我想起了村里的老槐树。九五之尊,至高无上,住在金銮殿里的皇帝,有他的华盖。蜗居在土屋草舍的庄稼人,也是有华盖的。这棵老槐树便是他们的华盖,一个村庄的华盖,比皇帝的华盖一点也不逊色。

这时侯,老槐树上会有一种槐叶蚕,吐着丝从树叶间垂下来。槐叶蚕是绿色的,个头如半截洋火棍,吐的丝比蜘蛛丝还细。看不到那丝,只见一个绿色的虫子悬在空中,有风吹过时,荡秋千一样摆动着。我们不知道它的学名,按吊在树上的样子,叫它“吊死鬼儿”,觉得神秘又好玩。

五爷也会讲“聊斋”故事。这时如果有一个“吊死鬼儿”荡下来,他便给我们讲一些关于鬼怪的故事。说四处游荡的野鬼没有腿,却能忽高忽低地走路,见到这样的鬼不能跑,否则无论朝哪个方向跑,它都会出现在前面挡住你的路。想躲开,要站在原地和它说话,问它的家在哪里。告诉了它回家的路,你背过脸去,那鬼转眼就不见了。

五爷说,有一次他走亲戚,晌火喝了酒,晚上又喝。夜里回家,走到村东的刘家坟地时,就碰上了这样一个鬼。他前后左右都躲不开,便生气地问了一句:你老挡路干啥,耽误了我回家。那鬼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就来挡你的路。问它的家在哪里,说记不清了,不是山西,就是西山,一座山的后头,是他的家乡。

五爷说,那天他喝多了酒,胆子特别大,问那鬼怎么没有腿?回答说,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没日没夜走路,先是把脚磨没了,后来把腿也给磨没了。五爷指了指不远处的老坟地,告诉野鬼说,它的家就在那里。然后转过脸,后退几步让开路,那野鬼一闪身就不见了。

听了这个故事,我们没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倒觉得很好玩。甚至还想,如果能像五爷那样碰到一个野鬼,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到了夜里,却怕得不敢出门,又做了恶梦。恶梦的结局,往往是东跑西颠中,突然有了尿,又到处找不到茅房。憋得正急时,会有个墙角或柴火垛出现,忙痛快地撒起来。尿撒完了,梦也醒了,身下水汪汪一片,原来那尿撒在了被窝里。

过了霜降,老槐树的叶子蔫了。立冬以后,那些树叶先是在西北风中耳鬓厮磨地耳语一阵,而后又嘁嘁喳喳地喧嚣了些日子,便一个个告别枝头,在空中跳着各种姿势的舞蹈,去验证落叶归根这个道理。没了树叶的遮挡,头顶上一片天空变得清爽了、亮堂了,老槐树却显得苍老了,印在云朵上的树枝,如上年岁老人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给人的感觉却是老槐树越发精神矍铄了。

围绕老槐树,不光是欢快的日子,也有悲伤的时候。

早年间,老槐树旁有一个“五道庙”,村里谁家老人了,要到这里来烧纸。后来那庙被扒了,建起生产队的饲养处。村里人没忘这个风俗,谁家有了丧事,用三块砖或土坯,在老槐树下架起一个简易的“五道庙”来烧纸。后来,不知是谁带的头,开始把纸烧给老槐树。再后来,有来村里认祖归宗的,不知道先人坟头在哪里,人们也会带到老槐树下,来烧上几张纸。而听了老槐树的故事,来人越发觉得这纸烧的有意义。

老槐树树干顶端,有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那窟窿很深。有一年,两个家雀叼来茅草、鸡毛,想在里面下蛋孵小家雀。一条长虫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爬上树把家雀蛋吃了,又占据了那树窟窿。我们想掏树窟窿,打死那条长虫,被五爷制止了。五爷说,长虫是来保护老槐树的,因为家雀会把树窟窿捣大,伤害到老槐树,长虫便把它赶走了。有了那条长虫,我们开始不敢爬老槐树,坐在树杈上玩了。现在想想,在这一点上,那条长虫确实起到了保护老槐树的作用。

那条长虫住在树窟窿里后,刚开始有些怕人,白天一直藏在里面不敢出来。过了些日子,大概适应了环境,常在晌火时爬出来晒日头。有一次还脱了皮,那皮像谁家老了人,出殡时灵幡上的纸条,轻飘飘挂在树杈上。五爷说,长虫皮叫蛇蜕,是一味中药。

村里人过来把长虫叫“长仙”,说它修炼成精后,会降人福祸。有人议论说,这条长虫是“长仙”,老槐树也显灵变成了一棵神树。五爷想摆上香案,顶礼膜拜一下,因为他老讲一些鬼怪故事,村里有人说他宣传封建迷信,心里有所顾忌,只好在夜里去偷偷烧了一炷香,来祈祷老槐树保佑全村人的平安。

老槐树不是一棵神树,它没有因此而不满,也没有什么兴奋的表现。因为它经历的东西太多了。它记得一队背井离乡的移民,携妻带子到这里后,无可奈何或信心百倍地披荆斩棘,开拓着一片片荒地。记得满清的八旗皇粮庄头“跑马行圈”,马蹄所过之处被圈为了旗地,庄稼人开始向新的主子交粮纳赋。更记得后来的斗地主、分田地、合作化、人民公社和新一轮的 “分田到户”。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村里人都要聚到老槐树下敲锣打鼓庆祝一番,都要坐在老槐树下议论些日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个干旱的年头,春天时老槐树树枝上没有冒出绿芽。村里人以为天太旱了,没有怎么在意。然而进入夏天后,有了雷雨,它的树枝仍是光秃秃的。

老槐树就那样立了好几年,人们都以为它死了。然而到了八十年代初,那光秃秃的树枝上,突然钻出了一簇簇新绿。后来,有人把庄稼人日子的变化和它联系起来,觉得冥冥之中,老槐树似乎真的有了灵性,越发感到有些不敢小觑了。

其实,老槐树是不会有什么灵性的,只能说它生命力的顽强,或者是它不愿躺倒在这片土地上。

乡土上没有山脉,也不见丘陵,从远处眺望村庄,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的一棵棵老槐树。给人的感觉,这些老槐树,既像一个村庄的守护者,又像一个伫立在村头的眺望者疲倦的背影。

它是一棵树,也是一个人。这个人、或一群人,在一片土地上落下脚后,脚趾扎进泥土生出了根须,头发长成了树枝树叶。脚下的根须把他们留在了这片土地上,头上的枝杈间便载满了乡愁。

故乡是一个永恒的依靠、永久的思念。她的基因,是一个人在一片土地上落草时约定的,是把胎衣埋在这片土地里时联系起来的,是光了脚丫在这片土地上行走时建立起来的,是喝了这片土地上的水、吃了这片土地上长出的粮食后密切起来的,是在栉风沐雨、苦度寒暑中深厚起来的。所以它梦回魂绕,难以割舍。

一代代人化作泥土,一棵棵缠绕着乡愁的小槐树长成了老槐树。它的树枝伸向天空去追问白云,树根扎进泥土去探寻源头。白云应该还记得这片土地上升起的第一缕炊烟,荒冢中化作了泥土的骨植也沉淀着永久的记忆。白云或许已带着乡愁魂归故里,而泥土上隆起的一抔黄土、黄土上立起的一块块石碑,已成为后来者寻根的故乡。

老槐树过去是一个个守护者、眺望者,它守护的是一份思乡的情绪,眺望的是迷失在记忆深处的家园。而今天,则成为了一个个见证者、布道者,它见证的是时光荏苒中一片土地的沧桑巨变,布道的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建设家园、美化家园,不屈不挠的精神。

如此说来,老槐该是有着更多象征的。

前些年,县里评县树,在电视上发了公告,征集全县百姓的意见,最终评选出的是“国槐”。

老槐树即“国槐”,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寄托……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申请友链|About|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冀公网安备 1302250200009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