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昨晚10:00许--或者更晚一些,秋雨突然来袭。
反正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就用心听这雷声雨声,找些记忆中熟悉的东西。这不比白日,看不到铅灰色的大朵的或浪潮一样涌过来的乌云,千军万马,气势逼人;看不到斜斜的雨线,或如牛毛,或如米线,或如利箭;看不到泥土的、洋石板的、沥青的地面被雨打的应和的各种舞姿--入泥土的多是无声,雨若很大,那地面上会升腾起一层土荒的雾气,联成一片--后两者则是那种力的直接反作用,白色的水花和水珠在尽情地跳跃着,成片的水花四周是一个个圆形的凹陷漩涡,倘忽略了这水花,就象是上天扔到地上的一块硕大的流动着的模板。

所以只能听。雨前往往是雷。最初声音很小很远。正恍恍惚惚要入梦的时候,突然那些声音越来越近,象是几个敌人正冲你过来一样--“卡嚓嚓”几声炸雷如枪炮声把你惊醒。紧接着,由远至近,雨声由小、隐秘逐至大而密集、明目张胆了。哗~~~~~,连片的雨,连片的声音--雨,这才终于下起来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