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我的小学
 
   
    我生于1928年,1935年上小学。学校位于木瓜口村西张庄后街村东头,标志物是院内有棵古老的皂荚树,四个学生拉起手才能把树干围过来。这里原来是座关帝庙,关云长的塑像坍塌了以后把神殿改成了教室,全校四个班级的50多名学生都集中在这间教室里,由两位老师轮流上课,一个年级听老师讲课,其他年级就做作业或写毛笔字,互不干扰。上学前家里给我找了一本别人使用过的语文课本让我先学一步,免得开学后赶不上进度。课本开头几页是:人,手,足,刀,尺,山水田,狗牛羊,天地日月,父母男女,一身二手,大山小石……,我念的滚瓜烂熟,现在还印象很深。不料开学后学校发了新的语文课本,第一页是排满了普通邮票大小的彩色图画,下面标有名称,很像现在的《看图识字》,记得最后几幅是太阳,月亮,国旗,小孩。课文里还有孙中山,黄花岗,武昌起义等。
   
    1936年我上二年级,由于教室太破旧,村里集资重建,学校暂时迁到供奉观世音菩萨的老母庙上课,也只有一间大教室,老师是李兆禹和葛延忠,现在得知,两位老师都是共产党员,当时乐亭县委的办事机构就设在学校里。开学后课本又换了,新语文课本删除了孙中山,辛亥革命等内容,并且在每个汉字的右边注上了注音字母。因为日本的书报在汉字旁边注有日本字,它让中国也照样做,所以在学生中传说这是日本侵略者妄图从文化上同化中国。修改教科书的原因是在1935年12月25日,日本帝国主义扶植汉奸殷汝耕在通州成立了一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不受国民党政府管辖,它们编写的教材实施了去中国化,不让学生知道中国的近代史。老师没有给我们上“最后一课”,而是从课本里选几篇课文进行讲解,以应付敌伪的检查,平时则是从书报上选的材料,油印后发给学生学习。一年级识字阶段有:一坐不动,二目无光,三餐不吃,四肢无力……等,二三年级有:《岳母刺字》,《谁说人类平等》和文天祥的诗《过零丁洋》,《费贞娥刺虎》等.日伪编辑的教科书中还有一本《孝经》,开头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讲课时老师组织大家讨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们奋力抵抗而负了伤,这算不算对父母不孝?经过热烈的讨论,学生们明辨了是非。知道这是日本侵略者为消除人们的抵抗意识而用经书麻痹人们的思想。这本《孝经》只讨论了一回,再没有讲过。学校还设了武术课,请拳师教授武打本领。这年日本侵占冀东后又在绥远察哈尔展开了进攻,遇到了当地驻军的顽强反击,中国获得了百灵庙大捷,我们在课后常玩的游戏是攻打百灵庙,几个人装鬼子,在庙门里防守, 另一伙人包围他们进行攻击,直打得他们举手投降才结束。
    1937年我上三年级,学校搬回新建的校舍,有一大(一二年级)一小(三四年级)两间教室,并且开始招收女学生。这一年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的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