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谁也无法描绘出它的面目,但世界处处能听到它的脚步声。
  当旭日扯破夜的残暮,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它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它行进的节奏。
  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之时,当婴儿以鲜亮的哭声向人世报道时,它悄无声息地走着,生息不能挽留它的脚步。
  当枯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人以留恋的目光环视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