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火车按既定的轨迹快速而平稳的驰向终点。窗外夜色朦胧,偶尔一盏灯匆匆走过,灯照亮了什么?在奔向什么?而我沿着火车的轨迹,奔向又一场生死离别。我没有办法不去预定悲伤和眼泪??叔叔,父亲生前的好友,重病缠身,不久将离世。
辽宁盘锦,初春的清晨还有些凉意,穿着单薄的衣衫瑟瑟发抖,那是透彻骨髓的冷啊!千里的路程,只为一次最后的相会,这是怎样的一路啊!火车能载得动所有的伤痛吗?
当我挑开门帘与叔叔相对的一瞬,不知什么东西猛然间堵住了咽喉。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就这样握着!握着!没有想到要分开!此时此刻我们是在一起的!是溶在一起的!
这双手已经不是强有力的手了!病魔夺去了他往日的风采以致生命!
没有言语,泪滴落……我压抑着情感的咆哮,我怕我的情绪会引起叔叔病情的波动。压抑无法宣泄,我多想痛痛快快哭一场啊!病情使叔叔已经不能言语,同样我无法言语,文字代替了一切,一种沉默的交流,情感以文字的形式在沉默中传递……
“我很幸运,我比你爸晚死了十五年。你婶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很自然的面对现实。口舌疼痛打针打了很时间,为什么不好?自己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这坎是过不去了,只好面对现实,我不怕死。”
“得知您病痛的消息以来,我总是以痛苦的心想:为什么上苍剥夺我那么多?如今却又正在剥夺着。叔叔,孔明一病,阿斗如何?谁又是我的姜维?”
“脑子非常浑,昨天晚上有一段时间觉得不好,动动就好了。你爸到死还十分明白。请了几天假?到期就回去。我的病也就这样了,不要惦记我,为工作分心。”
“我明天就得回去,没有办法,来去匆匆。只想看您一眼。我就要结婚了,房都装修好了,国庆前后差不多,你说过等我结婚时就回去!你说过!”
“叔叔遗憾的是不能参加,叔叔在这里提前祝贺你们新婚幸福,万事如意吧。”
……
一张纸能否载得动所有的感情?我发觉这张纸是如此的沉重……
相聚是短暂的,当我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双手又一次紧握!真的不想松开呀!只要一松手就是失去呀!永远的失去!多想就这样握着,让时钟在此时此刻停止摆动!让生命的火种继续燃烧!让情感的纽带继续维系!只是,只是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
我强忍着泪水,呆望着叔叔,让我在看您一眼吧!让您的面容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让您的身影走进我今生永远的记忆中!我把脸贴在叔叔的脸上,让我最后一次感受您的温暖吧!
我猛然间转身,奔出屋外,泪水决堤而出……
今生今世的最后一面就这样结束了!我流着泪而去,流着泪而回,两千多里漫长的旅程,漫长的煎熬啊!
过了没多久,电话打来,叔叔去世了……
未婚妻陪着我,我说想一个人静一会儿。未婚妻理解得离开了。
我趴在床上没有悲伤,没有心痛,没有任何思想,心似乎已经麻木。我静极了!比睡着了还要安静……头脑中是空白,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白,身体好轻盈,好轻盈……
只有泪不停的流淌,泪也是安静地往下滴落,安静的泪告诉我真实的一切!
走吧,走吧,都走吧!什么都不要留下,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离去,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夜已经降临,同样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夜!上帝,你还会给我带来什么?我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