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图片:



[font=宋体]因病在家里闷了一周,今日觉得该出去走走了。

在行人与车辆穿行不息的马路上,唯一触目惊心的竟然是那一地的落花。
曾有人告诉我,那树叫做国槐,会开出不同于刺槐的黄白色的小花……今日竟然看到那一片黄白色的细碎的花朵落了一地。踩在上面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是否在为生命吟唱最后的挽歌?那份心痛的感觉让我不忍落足。于是掂起脚尖,尽量减少踩在花朵上的机会,不去管路人惊诧的眼神。他们哪里知道那也曾是一个个馨香的生命啊!
忽然就变得忧郁起来,眼神也跟着空洞了。
就那么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路旁的橱窗映出一个茕茕孑立的身影……你在找寻什么?对着橱窗的玻璃我问自己的身影。影子和我一样的摇摇头,我没有目标,也没有目的……透过明净的玻璃,那里有各式引人驻足的精美服饰,或是时尚,或是艳俗……但是却没有一个可以吸引我的眼球??哪里才有我梦中的那件衣服呢?那件凝结了中国传统因素的淡紫色的织锦旗袍……我知道我又开始做梦了,我是一个不论黑天还是白天都会做梦的女人,一个宁愿生活在梦中长睡不醒的女人,却又不得不同样为那些橱窗中的时尚付款,因为那是现实。
病后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堪负荷,微微的有冷汗渗出。于是,我扶着一颗茂盛的槐树稍事休息。
有清风拂过,我变收获了落花满襟。细小的黄白色的花朵,看上去是那么的娇弱,是不堪生命的负累,还是难耐狂蜂浪蝶的侵蚀,就这么灿烂的飘坠了。 手捧着几朵落花,耳畔竟响起了那首著名的《葬花吟》??
“花飞花谢花满天,魂销香断有谁怜?……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 ……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
那一刻,忽然就明白了以前怎么也读不懂的那些词句。
抬头望着枝叶依旧繁盛的大树,偶尔那些尚未凋落的花朵点缀其间,显得那么的孤单无助,却又那么遗世而独立,仿佛生命与它本无关。不错,当它灿烂时,又有几人曾经抬眼望到它的美丽呢?即使如我,也无非是看到了它生命之终那一刻最后的绚烂罢了。
于是,我依旧踯躅的继续在街上行走,依旧感伤着那些细碎的生命,依旧任自己的神思飘飞在九霄云外,依旧让空洞的躯体引来无数莫名的眼光……
没人知道那些落花的心事,没有人明白落花的情殇??曾经翠盖如云满芳华,如今谁人阶前扫落花?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