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不哭不哭!来,姐姐给你跳舞!”

是两个姐姐:秀秀姐,小琴姐。秀秀姐是大姨家的,常来,几乎已经成了大来家里的一名成员;而小琴姐是大伯的女儿。大伯年轻时当兵,后来转业到了吉林。在那儿娶了大妈安了家,生了三位哥哥和两位姐姐。小琴姐是老二。爸爸结婚前去吉林,琴姐非要跟爸爸回家,于是,爸爸就把她带回来了,这一年,琴姐才刚刚20岁。

“来,姐姐给你跳舞!”两位姐姐在炕上迈动修长的大腿,嘴里小声的哼唱着“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跳了起来。大来太小,不知道姐姐们长得到底有多好看,但看着姐姐们鼓翘翘的胸脯,旋转的舞步,姐姐们轻盈扭动的腰肢,不停翻动的手指和顾盼流离的眼神,就觉得有趣儿,觉得好看。看着看着也就不哭了,即而,咯咯的笑出了声。

人们也都说姐姐们长得好看。特别是小琴姐。说她的那双大眼睛像他的亲叔叔,脸盘儿也好看,是人们常形容的瓜子儿型的那种。听大人们说,小琴姐在滦州结了婚并且已经怀上了孩子,已经将近六个月了。可是她过得并不幸福,男人三天两头的和她吵架。因为她长得漂亮,很多人都愿意和她说说话儿,包括村里那些结了婚的和没有结婚的男人们,男人一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说笑,就会顿生恨意,一回到家里肯定是一通打骂。心情的压抑使小琴姐本来就白净的面皮就显得更加苍白,美丽的大眼睛也渐渐变得黯淡无神了。这次回家来住,也是因为男人怀疑小琴姐和一个海边的人好上了和她吵架,说她那次去海上买海货是坐村里一个小伙子的摩托车去的,有说有笑的到天黑透了才回来。小琴姐说路远摩托车又出了点毛病找一个修车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可任凭怎么说男人就是怀疑她和村里的小伙子有了那种关系,大吵大闹不说还动手砸坏了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具。小琴姐只好哭着跑回家住了。正好秀秀姐也在,于是两姐妹一商量就一起住下了。而小琴姐的男人一家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的一样。特别是她男人自己却一连好多天没有来看看。时间长了,小琴姐好像已经淡化了因为夫妻吵架而带来的不快,脸色渐渐开朗起来,脸上也红润水灵起来。十几天后,男人来了,却一下子走向了极端。

那天,男人阴郁着脸来叫她跟他回去,小琴姐一看见他气就不打一处来,说你回去吧,咱们离婚!男人见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趁大来爸妈不在强行拉住小琴姐的手,又一把推开秀秀。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小琴姐因为猛地用两手拼命挣扎,一下子就挣脱开了男人的拉扯,但她自己也站立不稳,“噔噔噔”地退后十来步,又“扑通”一下撞在炕角儿上。顿时,小琴姐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起来,看到这里,大来哇哇的大哭起来,秀秀也哭,小琴姐也呻吟着痛哭。男人一看闯了祸,吓得赶紧溜掉了。秀秀姐赶紧跑着找到爸爸,当把小琴姐用农用车送到医院,早已流了好多好多血。医生们马上把她抬进手术室。最后,小琴姐脱离了危险,可惜孩子没有保住。她流产了。她的婚姻也像她的流产一样的解体了。后来,爸妈又为她找了一个普通的人家把她嫁了,才算了结了一桩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