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踩踩
    近期在网上看到不少喜欢乐亭大鼓的网友,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发表了自己对乐亭大鼓的研究文章。内容丰富,异彩纷呈,见仁见智。2007年4期《曲艺》杂志发表了我写的一篇专题文章。题目叫《乐亭大鼓的渊源及艺术特征》。现把它作为一家之言贴在这里,以就教于各位专家学者和喜欢乐亭大鼓的网友们,文章全文如下:

      乐亭大鼓的渊源及艺术特征
[/size]
[size=6]  乐亭大鼓原名“乐亭腔”也叫“乐亭调”。是中国北方的一个主要曲种,因产生于乐亭县而得名。对此,傅惜华在《曲艺论丛》中也有如下记载:“乐亭大鼓简称乐亭调,为北方俗曲鼓词之一种,产生于乐亭县故名”。乐亭大鼓以唱词典雅,演唱规范,曲牌丰富,腔调优美,板式灵活,表演细腻著称曲坛。鉴于它的艺术价值,鲜明特色,流传广泛,影响较大,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重点保护对象。
        [/font]
[font=黑体]乐亭大鼓的形成条件
  乐亭大鼓属于民间说唱艺术,唐代的“转变”(文学脚本称变文)、“俗讲”,宋、金时期的鼓子词,宋、金、元时期的诸宫调以及明、清流传于民间的词话、鼓词等多种民间说唱艺术均与乐亭大鼓有着血缘关系。
  乐亭大鼓所以在乐亭产生,是由其得天独厚的历史背景、人文地理环境所决定的。
宋、金时期,战事频连发生,中南部民间的说唱艺术随着战乱流向北方,为乐亭大鼓萌生埋下了种子。明洪武四年至永乐二年,朝廷为充实京畿重地曾有两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这不仅为乐亭带来了经济上的繁荣,同时带来了以黄河文化为主体的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艺术。南传杂剧、说话、小说、鼓子词、词话、嘌唱、弄傀儡等民间艺术,与当地的皮影、唱秧歌、数来宝、民歌小调、吹歌、叫卖调、夯歌、哭丧调等民间艺术的交汇融合,对乐亭大鼓优美腔调、文学脚本、曲艺程式的产生有着深远的影响。
  乐亭地处渤海湾沿岸滦河下游入海处的三角洲平原地区,文化发达,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河运繁盛,群众生活比较富裕。人民勤劳俭朴,善良柔顺,崇礼尚义,重视文化教育。加之天赋性格开朗,对于民间文化艺术特别是富有大悲大喜内容的文娱乐活动,有着强烈的爱好和需求。乐亭民风崇文重教,读书人多,出于对家乡传统艺术的热爱,许多人都曾加入过编写鼓词的行列。据资料掌握,如京东第一才子史香崖就曾编写过《朱买臣休妻》、《鞭打芦花》、《金山寺》等鼓词;举人高述尧曾写过《玉堂春》、《杜十娘》等书段;举人高可亭也曾写过《宫娥刺虎》、《黄爱玉上坟》、《刘伶醉酒》等鼓词。此后文人、艺人所创写的鼓词数不胜数。书目创作的繁荣,有力地促进了乐亭大鼓的繁荣与发展。
  乐亭滨临渤海的地理环境,孕育了别具特色的方言语音。其特点是:声调柔、绵、悠、长,发声轻,尾音拖长而下滑,极富旋律性。乐亭大鼓独具特色的优美腔调和道白就是乐亭方言语音的升华,进而形成了乐亭大鼓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
  乐亭大鼓正是在上述特定历史环境下,集人文、地理、风土、人情等诸多因素,在乐亭民间小调“清平歌”的基础上,采用各种传统说唱艺术之长,经历代艺人改革创新,从而形成了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民间说唱艺术。
   
          乐亭大鼓的形成与发展
  乐亭大鼓形成于明末清初,清中叶至民国年间步入它的成熟、兴盛时期。据老艺人韩香圃介绍:乾隆年间,有两位说书艺人先后来到乐亭,一位籍贯不详(一说来自山东),名叫张玉琢,他开始说书时,只说不唱;另一位是北京人,叫刘月明,他说书以木板击节,有说有唱,没有音乐伴奏,后来才加上了小三弦,进一步换用了大三弦。著名乐亭大鼓艺人温荣就是跟刘月明学的说书。韩老先生说:“当时曲调很简单,只有上下两句,来回反复,稍有变化,直到嘉庆年间吸收了乐亭民间小调等地方艺术,唱腔才逐步丰富起来了,形成了一门新的说唱艺术‘乐亭腔’。”韩香圃先生的叙述,与马立元《中国书词概论》中“清初年,乐亭城内凡自娱好乐之人,最爱唱‘清平歌’。同时,乡村中也流行着散曲之类的小调。后来有位弦子李,先以三弦配奏了‘清平歌’,遂而加以改正,使其韵调悦耳动听,较之旧曲大有不同,于是齐呼之为‘乐亭腔’”一段文字基本吻合。只是这位弦子李叫什么名字,把三弦用于伴奏“乐亭腔”的时间,他本人是说书艺人还是伴奏人员,并无文字记载。韩老先生介绍乐亭大鼓产生于乾隆年间,与任占奎在《鼓词宗谱》记述的“明末清初留说书,乾隆六年立门户,流传至今 ”也是基本相符的。
  “乐亭腔”的成型,促使这一民间艺术有了跨越式的发展和提高,除加入三弦伴奏和鼓板烘托外,进一步完善了“说而兼唱”的演出形式。张玉琢、刘月明等前辈艺人,沿袭曲艺界梅、清、胡、赵四大门派,把乐亭腔归属于清门,立序为玉、月、和、德、来、学、文、智、华、开十代。张玉琢以“玉”字辈排位第一代,刘月明以“月”字辈列位第二代,温荣,艺名和卿,以“和”字辈排在第三代。嗣后,齐祯(艺名齐德贵),以“德”字排行第四代。韩香圃(艺名韩来儒),以“来”字排在第五代。张学圃,以“学”字序列第六代。
  “乐亭腔”何时改名“乐亭大鼓”,史书没有明文记载。但“乐亭调”定型为“乐亭大鼓”,与乐亭庙上皇粮庄头崔家带大鼓艺人温荣进京王府献艺,得到了恭亲王赏识,王爷提议“乐亭腔”改称“乐亭大鼓”的一段传闻却应置信。因这一口碑,绝非街谈巷议,道听途说之词,确实出自温荣的第三代传人乐亭大鼓艺人韩香圃之口。韩香圃老先生在文化工作座谈会议的正式场合当众说:他对乐亭大鼓的介绍来自他老师齐祯(温荣大徒弟)口授。并说:“这是我老师齐老先生亲耳听他老师温荣传授的。”
  温荣进京献艺“乐亭腔”定名“乐亭大鼓”后,遵照王爷的口喻,将鼓、板、鼓楗、醒子、鼓架等演出用具进行了格制,并以原来用木板击节改用铁板伴唱。改制铁板的具体过程是:温荣在崔家从艺期间,一次田间散步,遇有人耕地撞碎了犁铧。温荣俯身拾起两片碎铧片,随意敲击,铧片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灵感所至,他将铧片磨制成两片月牙形铁板儿,随之把过去的“乐亭腔”以木板伴唱,把“乐亭大鼓”改换成以铁片击节,开创了铁板伴唱“乐亭大鼓”之先河,由此温荣在大鼓界获得了一个“温铁板儿”的绰号。
  乐亭大鼓的定名,推动了这一曲种的发展,使这朵艺术奇葩绽放得更加多姿多彩,迎来了艺术发展的春天。在本土逐步完善之后,很快向周边各县如滦县、昌黎、芦龙、抚宁、丰润、玉田、遵化、迁安、迁西、青龙等地延伸。民国六年,艺人胡少兰第一次进入唐山,相继向西传到京、津。“乐亭大鼓”进京演出,使它在京城扎下了根。随着经商活动的繁荣,迅速传入东北奉天(今沈阳)各地。光绪四年,奉天小东门的“老君堂江湖行祖师碑”上已有乐亭大鼓艺人杨长久的名字。
  乐亭大鼓发展到清末民初,艺术完美,成熟丰满,流派纷呈,人才济济。因艺人说唱音乐曲调、演唱风格不同,解放后逐步形成了以韩香圃为代表的韩派(亦称东路),以靳文然为代表的靳派(亦称西路)和王佩臣为代表的京津派等三个流派。韩派的特点是唱词固定,绝不趟水,讲究字正腔圆,唱腔质朴豪放,不事雕琢粉饰。新中国成立前后备受推崇,被尊为乐亭大鼓正宗。靳派的特点是腔调委婉优美,板眼灵活多变,表演细腻传神。京津派的艺术特点是在乐亭大鼓的曲调基础上板式有了变革,加强了掏板、闪板和垛板,追求歌喉清脆,字眼真切,委婉动听,风格诙谐俏皮,听众戏称为“醋溜大鼓”,或”滑稽乐亭大鼓”。乐亭大鼓的历代演员,东路主要有:温荣、陈际(继)昌、齐祯、王恩鸿、陈俊山、商秀安、翟子芳、韩香圃、王翠兰、肖春霖、张学圃、王立岩等;西路主要有:刘德海、戚德旺、王德友、高元君、许成荣、吕德明、戚永武、丁韵清、靳文然、戚文峰、杨来凤、佟文彬、许珍、李恩科、贾幼然、肖云霞、赵凤兰等;京津派说唱的乐亭大鼓,也叫铁片大鼓,相传为民间艺人马小二所创,以王佩臣为代表人物。主要演员有:马小二、杨才德、侯五德、王宪(显)章、车汉文(王佩臣之父)、王佩臣、魏喜奎、郭筱霞、新韵霞、姚雪芬、王瑞喜、蔡桂喜、杨莲琴、富润卿等。魏喜奎自幼随父魏永富学唱乐亭大鼓,后正式拜师周永福,其后曾得到铁片大鼓演员王佩臣等名家指导,她演唱的大鼓也曾叫过铁片大鼓,于1949年定名为奉调大鼓。可见魏喜奎所创的奉调大鼓,追本溯源也是乐亭大鼓的一个派系。1994年,著名艺术家魏喜奎并曾专程来乐亭寻根。
  乐亭大鼓的曲调词牌创制始自温荣,之后,历代大鼓艺人对于乐亭大鼓改革创新都做出了不同的贡献。温荣首创了乐亭大鼓的“四大口”,其徒陈际昌(绰号陈活埋)进一步发展了“四大口”并首创了“四平调”、“大悲牌子”、“紧打慢唱”等慢板腔调。齐祯研创了“八大句”、“上字流水”等中、快板腔调。与陈际昌、齐祯齐名的早期乐亭大鼓艺人王恩鸿独创了“小妾口”、“凡字流水”等腔调。继前辈艺人,戚永武等富于创新精神的大鼓艺人,博采姊妹艺术之长,不断有所突破,相继创出“西皮尾子”等优美腔调。进而形成了乐亭大鼓泛称的“九腔十八调”。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靳文然、戚文峰等后起之秀集前辈艺人艺术之大成,对乐亭大鼓的曲调又有了创新与突破,从而使乐亭大鼓的腔调更加奇绝新颖、丰富多彩。承德有一位乐亭大鼓艺人,名叫钟响鸣,鹰手营子人。他在乐亭大鼓的唱腔中揉进了京韵和奉调大鼓的精华,委婉细腻,深沉流畅,被称为“北口乐亭调”。
 
            乐亭大鼓的艺术特征
  乐亭大鼓鼓词内涵十分丰富。长篇书中的道白、唱词各有千秋。道白多用于叙述故事,状写景物,刻划人物。唱词则为道白的补充、烘托、润色和书韵的升华。长篇书的诗、词、赞、赋,文词清丽,格调高雅,说唱中可起到提挈神韵,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唱词结构基本为七字句和十字句。但在此基础上根据内容需要,随着“垛句”、“连环句”、“楼上楼”、“滚口句”等句式的出现,常常变格为由三字句、五字句、六字句、八字句甚至多至十几个字几十个字的句式组成的长句。异彩纷呈的句式和腔调,使短篇书段的优美音韵几乎达到了鼓曲艺术境界的极致。因此在民间留下了“听书听段儿,吃饺子吃馅”的口头禅。
  乐亭大鼓曲目浩繁,书目分长篇、中篇和段子三类。经常上演的长、中篇大书如《施公案》、《刘公案》、《于公案》、《包公案》、《七侠五义》、《小五义》、《隋唐演义》、《太原府》、《呼延庆打擂》、《回杯记》、《烈火金刚》、《平原枪声》等。长、中篇书目可说数日,乃至经月;短、微篇书段如《朱买臣休妻》、《鞭打芦花》、《金山寺》、《杜十娘》,《拷红》、《十问十答》、《草船借箭》、《双锁山》、《樊梨花送枕》等。这些书段,如《小两口儿分家》等书帽、接纲段儿只唱几分钟,一般的段子可唱十几分钟乃至几十分钟不等。传统书目,长、中、短兼具;现代书目以短篇书段居多。就体裁而言,传统长篇书多为公案、侠义、传奇、铁骑、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内容多是惩恶扬善、劝世醒人之作。现代长篇书目一般是根据近现代革命历史体裁所移植、编创的近现代故事。短篇书段则多为配合当前政治宣传为主要内容。另有 一部分来自清宫廷的“子弟书”,多为八旗子弟附庸消闲猎奇之作。但所编作品,文词高雅,内容含蓄,有些词句虽显晦涩,但在乐亭大鼓书词中占有一定地位,它的产生与乐亭大鼓进京演出的影响分不开。
  乐亭大鼓音乐为多种调式调性灵活多变的板腔体,板式基本有一板三眼的慢板、一板一眼的流水板、有板无眼的快板和散板四种。常用曲调有四大口、八大句、四平调、流水、小妾口、学舌、十字紧、凄凉调、慢起程、撤单程、蚂蚱登腿、狗耷拉舌头、写状子、昆曲尾子、二簧腔等三十多种。
乐亭大鼓书的演出,没有更多的道具: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副铁板,一副木板、一鼓、一楗、一把折扇、一具惊堂木(醒子)。短小精悍,轻便灵活。演员一般为二人,基本取站唱形式,这也是乐亭大鼓的长处。演员表演时,一手操月牙板,一手操鼓楗或执折扇表演各种动作,一人一台戏。演员代言说唱,讲究手、眼、身、法、步,刻划人物,描写景物,时进时出,半进半出,抑扬顿挫,跌宕起伏,发头卖相,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伴奏乐器一般为一把大三弦(近年随着大鼓进入大剧场演出,有的班组启用二胡、四胡、洋琴等乐器参预伴奏)。伴奏者双手操大三弦,取坐式伴奏。一个优秀的伴奏者,场上演出注意和演唱者在感情上做到有机配合,其琴音可代奏出戏曲文武场的音乐节奏和场面效果。
  乐亭大鼓的演出习俗自成体系,各班组与民间相约成俗。从前集日、庙会多有艺人在书馆或撂地演出。民间遇有秋收冬藏、喜兴庆贺或了却平日人们许下的誓愿,多有人出资说书。出资者谓之书东。东家事前要找鼓书班的说书先生(因乐亭大鼓进京演出曾恩受皇家顶戴花翎,说书艺人知识渊博,演员被社会尊称为说书先生。各种大鼓均取站式,唯乐亭大鼓演员说书时可以坐唱)预约,俗称“写书”。定准日期,讲好演出费用(书价),到了演出的日子,东家派车去接。书班到后,或是堂内,或是院外选好场地,摆好桌椅,之后就只等演员登台演出了。从前没有电子传媒,听书、看影几乎成了民间重要的娱乐活动。一地说书,十里八里也要走街串巷,步行赶车前去听书。对此《乐亭县志》有“邻村鼓声相闻,路不绝人”的记载。听书回来,说书的内容几乎成了群众议论的话题。村民打架斗殴,人们常用书文中的道理加以劝解。平日妇女做起针黹,常是哼着大鼓穿针引线。农民庄稼地里干活儿,一到地头儿,嘴里即兴唱起大鼓书来。小商小贩沿街叫卖,吆喊声里也离不开皮影、大鼓的韵调。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和革命战争年代,乐亭大鼓小型灵活、贴近群众、贴近社会的演出形式,鲜明的革命内容,对于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曾发挥过轻骑短刃的战斗作用。
  乐亭大鼓和乐亭影在乐亭民间受群众欢迎的程度,是其他艺术形式无法与之相比的。
  乐亭大鼓这朵绽放在乐亭大地上曲艺奇葩,在新的历史时期,应有积极有效的措施,使之传承、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