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本文已发表于《小学教育》10-11月综合版
我看上海市取消期中考试的行政命令
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汤家河镇羊兰坨小学
邮编:063606 E-mail:ltyhg@163.com Tel:0315-4879148 杨会光
近日互联网上刊出上海市教育部门已经取消了小学期中考试。“小学生学业评价实行等级制。小学阶段不进行期中考试,一、二年级只进行期末考查(一年级不得进行书面考查),三、四、五年级期末考试仅限于语文、数学两门学科,其它学科只进行考查,考查形式可灵活多样”。并且上海市教委要求,各区县教育部门和学校都要认真、严格执行。
针对以上改革措施,社会上反映各不相同,作为一线教育工作者,我谈谈自已的看法。
首先,此项改革措施从教育长远发展上说肯定是一件好事。但其它地区由于经济和教育水平的差异,在没有进行必要论证时,这样做未必合适。上海市社会意识形态和教育发展水平相对高于其它地区,是改革的一个重要基础。但是其它地区即使目前不适宜马上取消,也应该作为今后教育发展的目标。取消小学阶段期中考试,我觉得有其合理因素。
小学阶段的知识相对简单,尤其是近年来的课程改革,使原本繁、难、偏的学科内容更加简单。学生可以轻松掌握课程标准要求的学科内容。至于各地小学考试,却故意加大考试难度,片面的理解素质教育的内涵,以偏题难题作为考查学生素质的砝码,实际上是教师给自己套上了沉重的锁架。所以,取消期中考试和现在的中考、高考相悖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新课程标准降低学习难度,是为了让小学生从大量的题海战术中解放出来,参加更多的学习活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对未知知识的探索、创新能力。小学阶段的知识必然是有限的,以前的考试目的,更侧重于学生对既有知识的掌握情况。所谓的100分,也不过是比较全面的理解了教材中的内容。并不一定意味着学生具有创新精神和探索新知的欲望。而上海市取消期中考试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以活动代考试,通过大量有计划的活动,锻炼学生的各种素质,形成兴趣、能力、习惯,这些素质可以使人终身受益。而现在部分学生厌学、逃学,是因为他们长期处于压抑的心境下。但是如果通过以活动代考试,学生从小学就在一种宽松合谐的环境下成长,压抑的心理就不会滋生,以积极向上的态度去学习。到了初中、高中就会独立学习,认真思考,不做学习的奴隶。用一句教育界喊惯的空话,就是变“要我学,为我要学”。我想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一定会优于考试母体中孕育出来的机械、死板的所谓人材。因此,在以培养兴趣、能力、良好的习惯等多种素质为主,知识相对简单的小学阶段,取消期中考试与现行的课程改革毫不相悖,与现行的中考高考制度、人材录取制度毫不相悖。反对取消考试,是中国人固有的因循守旧,裹足不前的陈旧思想在作祟。
但是取消考试,不代表对学生掌握知识程度的漠视,要建立相应的考查机制。因此,取消考试对教师来说并不意味着轻松,而是一种挑战。不能采用以前的加快教学进度,留下大量时间去复习的教学方法,而是一个阶段一考查,精选复习题。但考查的结果公布形式要科学。考查成绩在教师这里最好还以分数的形式体现,而考查结果却要以 “优、良、”等评价性词语通知学生和家长。这样,既做到了教师心中有数,又避免了由于排队而伤害了学生的自尊心。至于用什么方法考查学生,既不增加他们负担,又能让老师“明察秋毫”,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方法多种多样。比如教师考查前最好不要制造紧张气氛,也不要通知学生,在常态、宽松的条件下获取学生的真实成绩。
此外,取消期中考试的学问不仅在学校,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应该起到决策性作用。转变“唯分数论”的教师评价和考核机制,建立新的相关考核制度。采用鼓励、引导等措施逐步改变教学思想,使广大教育工作者无后顾之忧,全身心的投入到素质教育的时代洪流中来。
上海市教委的的做法给小学教育鸣响了锐意创新的警钟,教育要适应新的时代,就不能裹足不前,要敢于否认自我,“集香木以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创造一个全新的教育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