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发表日期: 2006-05-29 09:48  

好久没有用笔在稿纸上写字了。手很生,运笔也涩,字写得就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其实对自己的硬笔字还是蛮有自信的。十几年前中专生涯的时候,经常自以为是地在校板报露上两手,现在只有好笑的份――那叫什么字阿,一点临贴的底子都没有,全凭那股子血气方刚的劲儿;倒是在班级黑板上多用了些心思的,每年的晚会阿什么的,都要详细考虑一下,勾勒出一个框架来,再用心写上主题。其实更多恐怕还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了。昨天听同学说,学校还是以前那个样子,他们唯一做的就是在校园绕上一圈,去老教室看看,寻些十几年前的记忆了。

1990年我们从那里开始走上社会,一是因为在校期间时逢89年的那一桩事,再者因为都年轻、要强,结果傻乎乎地凭天由命,各自做各自的一份事去,少了执著和坚持,错失的一生也无法追回的。

那时根本不知道电脑这个词语,第一次接触电脑是在1992年,去保定进修。管理系正好开设这门课程。当时微机都是8088,没有硬盘,须用那种大号的软盘驱动起来,再运行别的程序。开始就学输入法,是自然码输入法――一直到现在,我无论用那种拼音输入,都要以这个为核心设置的。然后就是CCDOS,最后学的是Dbase3,也就是foxpro的老祖宗。因为是班长,期中考试需统计全班成绩的,于是就自编了一个简单的程序,居然出奇的好用,半天时间就完成了全班同学总成绩、平均成绩和单科成绩的排序,把医疗班的几位班头儿气得够呛――哈,这就是智慧了。记得我们的微机老师叫做陈振同,至今对他那个大大的眼镜和光光的脑门记忆犹新――待我很好,私下将微机室的钥匙交给我,给我小灶。以至于后来还当了下届管理班几个月的电脑课辅导员。

但那时打印机等还是很娇贵的东西,许多文字仍是要写的,所以对练硬笔字一时也没有停下来,兼任学生会干部的时候,还假公济私地搞了两周硬笔书法培训,每人收3元钱,大概有100多人吧,嘿嘿,交的学费让我们几个化作穿肠过的物事了。

让人怀念和感伤的学生时代阿。

ltcn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