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当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透过两侧车窗映入眼帘的却仍旧那么清晰,甚至有种“移动中的静止”,减速玻璃是一方面;恐怕最多的还在于这北方广袤原野的坦荡和如一。树多是白杨,那种“笔直的干、笔直的枝”,绝不“横斜逸出”,金黄色和墨绿色交染,黄色的树叶翘棱着,在清晨初起的阳光直射下幻化成黄澄澄、白花花的一片金鳞。成排成片的树,有近及远,在运动中匀速交错,看不清远方的田野,只是烟?弥蒙的青灰色的天--忽而一团褐色的鸟巢,高悬在无叶的枝丫,穿得红的、黄的绿的衣装的一群六、七岁的孩子,在路口树木稀疏处的空场上跑着,手里牵着一个“燕”形的风筝,想是执意让它飞上天,寻那鸟巢去--瞬间这所有的图像被速度用时间间隔成记忆,,,,,,及至车子驶出路口拐弯的刹那,回头才见那风筝终是飞起来了,在巢的上面,渐渐明朗的天空中。

迷离的田野上,一列火车冒着雾白的烟,驶过,和焦急等待的铁轨作瞬间激烈的交合,再默然地将之甩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