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藏东西



   样板戏《红灯记》中有一句著名台词:“一个共产党人藏的东西是一万个人也找不到的!”虽然出自反角鸠山之口,至今思来颇为有趣。可以理解为共产党人藏东西技术比较高明,只是马先生当年发明共产党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的共产党人有这项特长或重要技术指标。鸠山先生没讲那找东西的一万个人是不是也包括共产党人,如果一万个共产党人也找不到的话,我们就千万不要乱藏东西。其实,国民党人藏起东西来也很不好找,韩先生便是一例。

   韩先生是颇有经历的一个人,早年曾做军阀韩复榘的参谋长,韩复榘被蒋介石诱杀后,一直从事倒蒋活动。韩先生帮过共产党很多忙,给延安解放区运过整火车皮的医药,掩护过刘少奇、周恩来等共产党的核心领导,周恩来曾多次讲过:“韩先生对我们帮助很大。”解放后,韩先生到大学里当了教授,生活倒也平淡,只是有时不甘寂寞,向人讲起过去,还曾拿出当年国民党中将的委任状给人看过。文革时,抄历史反革命的家,有人想起此事,觉得这是很有份量的罪证。红卫兵叫韩先生把那张委任状交出来,韩说已经烧了,红卫兵当然不信,把韩先生的家里翻了个底儿朝天,十几个人忙活了半天,把墙缝都抠了好几遍也没找到,没办法只好把韩先生带走关了好几年。抓人那天,没办过什么驾照的红卫兵郗某开着吉普车,拉着警笛,进院子都不减速,甚是恐怖。韩先生毕竟是饱经沧桑的人,回头安慰家人不要着急,很有点大义凛然的味道。

  韩先生明知道这委任状是个惹祸的东西,但又不想毁掉,韩先生年轻时曾在商务书局当过学徒,他把布面精装的资本论的封面用刀片起开,将厚纸板削去一层,再将委任状叠好,压平整,然后将后面粘好,居然瞒过了众多红卫兵。